隐藏5年挑战达芬奇市值400亿的国产手术机器人今日IPO

11月2日,港交所迎来首家手术机器人公司:微创医疗机器人。

手术机器人赛道曾经诞生了著名的牛股Intuitive Surgical。 Intuitive Surgical 2000 年首次上市时,每股价格仅为 9 美元。 如今,股价突破350美元,市值达到数千亿美元。

微创医疗机器人因其与直观手术高度相似而被视为中国的直观手术。 微创医疗机器人能否复制直观手术的增长神话?

从股价来看,微创医疗机器人本次发行3620万股,发行价格为43.2港元/股。 11月1日暗市,微创机器人暗市开盘价为44港元,高于每股43.2港元的定价。 1.85%,暗盘收跌7.29%,报40.05港元。 按发行价计算,微创医疗机器人市值将达417.77亿港元。

从产品线来看,微创医疗机器人与直观手术业务高度重叠。 背靠微创医疗集团,微创医疗机器人在产品布局上不做任何选择。 涵盖腹腔镜、骨科关节置换、经自然腔道、血管介入、经皮穿刺五个主要赛道。 该管道甚至超越了直观的手术。 。

尽管产品管线丰富,但微创医疗机器人的商业化仍处于早期阶段,尚未有手术机器人获得批准。 此外,微创医疗机器人的竞争对手并不局限于直观手术。 美敦力、强生、西门子等医疗器械巨头也重点关注这一市场。 国内也有不少企业准备发展。

手术机器人上市已超过20年,但全球普及率仍仅为3%。 在中国市场,这个数字甚至更低。

全球众多企业联手能否打开国内手术机器人市场? 微创医疗机器人有哪些核心产品支撑其市场价值? 动脉网对此进行了梳理。

微创医疗第三家子公司,研发投入超亿元

微创医疗是中国领先的医疗器械公司。 以药物支架起家,现已发展成为包括心血管介入产品业务、骨科医疗器械业务、心律管理业务、主动脉及周围血管介入产品业务、神经介入产品业务、心脏瓣膜业务、包括心脏瓣膜业务在内的八大业务的集团公司。手术机器人业务和手术医疗器械业务。

微创医疗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24.85亿元,亏损5.83亿元。 不过,对于微创医疗来说,最关心的并不是其财务数据,而是其上市公司。

微创医疗有“生产上市医疗公司的公司”的绰号。 2019年,微创医疗分拆信通医疗,并在科创板上市; 2021年,微创医疗分拆信通医疗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微创医疗机器人是微创医疗分拆出来的第三家上市公司。 此外,微创医疗还拥有多家子公司。

作为微创第三家上市公司,手术机器人业务此前一直低调、“隐藏”。 招股书数据显示,其实早在2014年,微创医疗就开始研发内窥镜手术机器人,并将其作为内部项目进行孵化。 2015年,微创医疗机器人在中国注册,开始研发关节置换手术机器人。

2020年,微创医疗机器人将进入快速发展期。

高速度首先体现在产品先进性上。 微创医疗机器人核心产品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图迈已开始临床试验,关节置换机器人洪湖已进入绿色审批通道。

与此同时,微创医疗机器人也已开始外部融资,分别于2020年8月和2020年11月完成A轮和B轮融资,引入高瓴资本、CPE、贝林资本、元一投资、易方达资本等投资者。 众多知名战略投资者。

引进投资后,微创医疗机器人开始采购外部医疗机器人。 通过与海外医疗机器人公司Robocath、NDR、Biobot合作,部署全血管介入机器人、经皮穿刺手术机器人、经自然腔道手术机器人,丰富自身能力。 产品储备为2021年IPO奠定基础。

产品的临床推进和外部采购也增加了微创医疗机器人的研发支出。 2021年前6个月的研发支出达到1.6亿元,超过2020年全年的研发投入。与此同时,微创医疗机器人的亏损逐渐扩大。 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前6个月的亏损分别为6980万元、2.09亿元和2.42亿元。

达芬奇外科手术机器人_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手术器械_达芬奇手术机器人

广告少女游戏合集_女生爱玩的手机游戏,点这里获取!

×

未来微创医疗机器人的收入支撑点将主要是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和骨科关节置换机器人。 但在这两个市场,获得商业回报并不容易。

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市场快速扩大,微创手术获得认证落后于威高

根据招股书中的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全球手术机器人市场按照市场规模可分为五大市场: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市场、骨科机器人、全血管机器人、经皮穿刺机器人、其他手术机器人市场。

达芬奇外科手术机器人_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手术器械_达芬奇手术机器人

广告

不适合胆小的人! 五四三二一……可怕的捉迷藏游戏现在开始了!

×

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市场是最大的市场,也是竞争最激烈的市场。

腹腔镜手术机器人的市场规模由两大因素支撑。 一方面,应用场景广泛。 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可用于泌尿外科、妇科、胸外科和普通外科,替代原有的手术流程。 另一方面,腹腔镜机器人产品最为成熟。

自IntuitiveSurgery第一代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推出以来,已有20多年的历史。 截至2020年3月,全球安装的达芬奇机器人数量已达5669台,累计参与手术的达芬奇机器人数量已达约720万台。 目前,美国已安装了3581台达芬奇机器人,亚洲共安装了800台。

虽然大家会认为腹腔镜手术机器人高昂的价格限制了国内市场的规模,但事实上,国内腹腔镜手术机器人的市场增长超乎想象。

首先,从市场需求来看,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在临床上供不应求。 微创医疗机器人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三年期间,美国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年均辅助手术量为240例,而中国年均手术量为是299。

天风资本合伙人唐浩表示:“从手术量来看,中国单个达芬奇的平均手术量约为美国的两倍。2018年,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完成了1198台机器人手术,创下了全球单机每年手术次数最多的记录,所以对于机器人产品来说,临床量其实是很快的,但是由于价格、配置证书以及技术熟练的医生的限制,机器人的装机容量是有限的。”

分析我国个体医院的需求,大型医院对手术机器人的需求旺盛。 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为例,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已配备3台达芬奇手术机器人,2019年机器人辅助腹腔镜手术数量达到3000余台。

在强劲需求的推动下,国内腹腔镜机器人手术有望进一步增长。 中国每年进行的机器人辅助腹腔镜手术数量从2015年的约11,445例增加至2020年的47,379例,年复合增长率为32.9%,预计2026年将进一步增加至681,098例。

达芬奇外科手术机器人_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手术器械_达芬奇手术机器人

国内工业机器人市场份额哪家企业最大?

×

数据来源于:微创机器人招股说明书

在支付方面,国内医保已逐步放开腹腔镜手术机器人的报销。 这一政策将推动腹腔镜手术市场进一步扩大。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一直被认为价格昂贵。 事实上,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成本由两部分组成:设备购买费、维护费+专用耗材费。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辅助腹腔镜手术比传统腹腔镜手术贵2万至4万元。

医保也正在逐步开放手术机器人的报销。 2021年4月,上海将部分人工智能辅助治疗技术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支付范围仅限于前列腺癌根治术、肾部分切除术、子宫全切术和直肠癌根治性治疗。 技术。

挑战达芬奇,率先通过商业化、差异化和市场教育三个关卡

腹腔镜手术机器人的广阔市场和直观手术股价的不断上涨,促使全球医疗器械公司纷纷参与这一市场。

全球腹腔镜手术机器人企业可分为两个梯队。

第一梯队是巨头,包括美敦力(Medtronic)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他们都在部署腹腔镜手术机器人。 美敦力公司的 Hugo 手术机器人和强生公司的 Ottava 被视为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直观手术方面的有力竞争对手。

第二梯队是新兴企业。 在我国,研发腹腔镜手术机器人的企业融资总额已超过10亿元。 动脉网整理了全球主要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厂商及其核心产品商业化现状。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手术器械_达芬奇外科手术机器人_达芬奇手术机器人

广告

从秘书做起,十年之内无人能超越他。 他一手力挽狂澜,成为传奇。

×

全球主要腹腔镜手术机器人

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市场是直观手术的优势领域,新进入者面临相当大的商业化困难。

从目前的市场结构来看,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系列在美国的装机量已超过3500台,在中国的装机量为250台。 虽然在数量上还存在较大差距,但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国内顶级医院的覆盖率还是比较高的。 手术机器人配置成本较高,对于新进入者开拓新的医院市场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最基本的门槛是商业化准入证和分配证。 目前,除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系统外,国内仅有威高的腹腔镜手术机器人获得批准。 国内其他主要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尚处于临床试验阶段。

第二大门槛是差异化创新。 如何与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区分开来,是腹腔镜手术机器人的核心竞争维度。 从路径选择来看,技术超越和成本突破是主要路径。

目前的达芬奇系统并不完美。 从临床需求来看,在控制性和自由度方面仍有改进的空间。 以强生为例,与达芬奇的四机械臂设计不同,强生的Ottava手术机器人系统采用了六机械臂设计,实现了更高程度的控制和自由度。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另一大“弱点”是其高昂的价格,这限制了其在临床实践中的快速拓展。 针对这一短板,国内不少企业通过自主研发、优化供应链来降低成本。

国内手术机器人公司舒瑞通过单双孔一体化设计、核心部件自主生产降低了成本。 同时,通过蛇形手臂的设计拓展手术技术,与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系统展开差异化竞争。

第三大挑战来自市场教育。 经批准后方可开展市场培训。 市场培训占领医生心智对于市场开拓极为重要。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进入中国市场已有10多年,前六年专注于培训中国医生。

天风资本合伙人唐昊表示:“整个医疗体系相对保守、谨慎。 医生和医院都需要足够的数据和案例来支持。 这也是手术机器人临床实施的难点之一。

在骨科手术机器人市场,市场更加细分,挑战也更大。

除了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市场,骨科也是手术机器人的战场之一。

在骨科手术中,医生视野有限,手术精度要求较高,这使得手术机器人在骨科领域拥有落地的肥沃土壤。 骨科手术机器人可以更好地对手术区域进行成像,减少对健康骨骼的损伤并加快恢复速度。

现有的骨科手术机器人主要是关节置换机器人和脊柱机器人。

关节置换矫形机器人主要用于人工关节置换术(TKA)、单髁人工膝关节置换术(UKA)和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THA)。

脊柱微创矫形机器人脊柱是人体一个复杂的运动系统。 其解剖结构复杂,邻近脊髓、椎动脉、静脉丛等重要神经或血管组织。 微创脊柱骨科机器人可以显着缩短手术学习曲线,避免传统脊柱手术和微创脊柱手术的缺点。

在我国,骨科机器人手术开展较早,但普及率仍较低。

2020年,我国机器人辅助关节置换手术数量为243例,我国机器人辅助关节置换手术普及率不足0.1%。

天之行是国内首个推出的用于脊柱和创伤手术的骨科手术机器人。 天智行于2017年至2019年分别完成了16台、20台和41台骨科手术导航定位机器人的收入确认。 2020年,天智航骨科手术导航定位机器人销量为30台。

尽管天智行的骨科手术机器人商业化较早,但天智行仍处于亏损状态。 从今年的数据来看,天智行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05亿元,同比增长37.09%,亏损6400万元。

骨科手术机器人的商业化挑战比腹腔镜手术机器人更大。

与腹腔镜手术机器人一样,骨科手术机器人也纳入本市医保报销范围。 根据2021年9月规定,2021年10月起,北京市机器人辅助骨科手术可享受100%医保报销,机器人辅助骨科手术一次性耗材可享受部分医保报销。

骨科手术机器人的缺点主要表现在技术方面。 此前,有骨科医生指出,大型手术机器人可以更好地解决手术中遇到的所有问题,而骨科手术机器人只能解决手术中的一个或几个关键问题。 而且,骨科机器人市场相对细分,这也限制了市场规模。

例如脊柱手术机器人主要辅助椎弓根螺钉等螺钉的置入过程,但不辅助脊柱显露、减压、融合等操作。 关节手术机器人主要完成股骨/胫骨截骨手术,但不辅助关节显露、假体安装、软组织平衡等操作。

微创医疗机器人与天智航不同。 微创研发的骨科手术机器人主要用于关节置换。 国内骨科关节手术机器人市场也不乏玩家。

达芬奇外科手术机器人_达芬奇手术机器人_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手术器械

广告炒股-今日重大利好消息,炒股软件下载

×

国产关节置换手术机器人竞争格局

骨科人工关节是微创集团的主营业务之一。 推出关节手术机器人后,微创集团可以推出一体化解决方案,开拓国内骨科手术机器人市场。

全血管介入机器人助力微创心血管业务腾飞

手术机器人第三大热门领域是血管介入市场。 血管介入手术、腹腔镜手术和骨科手术一样,手术量都以百万计。

全血管手术机器人用于治疗血管系统或心、脑或周围血管系统相关器官的疾病。 血管介入手术机器人最大的临床好处是减少医生遭受的辐射损伤,同时也提高了手术控制的准确性。

全血管介入手术机器人这一新产品也有不少竞争对手。 全球增长最快的血管介入机器人是西门子Corindus图灵血管介入手术机器人,目前已进入我国创新医疗器械审批通道。

国内血管介入机器人领域的主要厂商包括微迈医疗、建碁医疗、爱博医疗等。

微创医疗机器人的血管介入机器人并非完全自主研发。 相反,它与法国医疗机器人公司Robocath成立了合资企业(上海智迈),在大中华区生产和销售多款Robocath机器人及配件。 这些机器人和配件已获得大中华区以外地区的监管批准。

血管介入领域是微创医学的优势领域。 微创在医生资源积累和市场渠道积累方面均具有优势,这或将有助于其全血管介入手术机器人的商业化。

从研发布局来看,微创非常重视血管介入机器人。 除了用于PCI手术的全血管介入机器人外,微创还在开发TAVR机器人。

在真正的商业化成果尚未实现之前,手术机器人行业已经聚集了大量的资本和期望。 但检验这个行业成功与否的不是资本化程度,而是临床价值和每一次操作。 中国医疗器械市场一直期待中国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和中国的直观手术。 事实上,国家缺少的不是类似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产品,而是真正的颠覆性创新。

参考资料:为什么骨科机器人和大手术机器人几乎同时起步,但大手术机器人在商业上更成功? 三级医院医生感言——MedRobot